1942年2月2日,巴里·迪勒生于加州贝弗利山的一个犹太商贾家庭。此地后来成为好莱坞明星的聚居地,但当时,迪勒形容说,这只是一个小城,只有3万人,人们彼此都认识。

迪勒从小就显露出成人般口齿清晰而意思明确的谈吐。他渴望参予大人们的谈话和辩论——尤其是与他的父亲。“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热衷于先把我父亲激起来,然后和他辩论,”一次他说,“这把我母亲逼疯了。”激烈的辩论、紧张而富于挑战的气氛,正是迪勒今后的工作特点。

1961年,迪勒在演员经纪公司威廉·莫里斯代理所谋得一个收发室的工作。迪勒要求自己阅读所有经手的文件,他曾花一个半星期阅读了“猫王”埃尔维斯·普莱斯利的档案,“埃尔维斯办事的过程完全吸引了我,我就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所有他的办事经验。”

数年后,迪勒升任中层职员,但是作一个演员的经纪,并不是他的梦想。1966年,迪勒在晚会上遇到ABC公司的电视部主管伦纳德·戈德堡。24岁的迪勒和戈德堡进行了漫长而激烈的辩论,戈德堡后来说,“他的博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当时是多么年轻啊。”

机遇就是这样来临。不久,戈德堡离开公司单干,他邀请迪勒作为自己的助手。随后,戈德堡成为ABC公司电视节目总经理,迪勒跟随戈德堡从西海岸来到纽约。两年后,迪勒当上了公司黄金时间节目的副经理,负责购买在周日晚间播放的电影故事片。

1969年秋天,“周日影院”的第一部电视片播放了。这部名为《全线出击》的电视剧拍的是关于一个回国的二战老兵的故事。后来声名雷动的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为迪勒拍了自己的处女座《决斗》。这一系列的电视剧第一年,周日影院的电视剧吸引了全部电视观众的33%,后来又增加到了38%。

似乎迪勒的创造力和管理能力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他被赋予另外一项工作——进行节目革新。当时微型电视连续剧正在兴起。

进行了几次试验之后,迪勒大胆的选择了著名小说《根》进行改编和拍摄。《根》描写的是一个黑人家庭被带到美洲大陆当努力,几代人受尽折磨,终获自由的故事。由于涉及种族问题,这个故事曾引起极大的争议,许多制作公司都拒绝拍摄。1977年,微型电视连续剧《根》终于开播了,它充分体现了美国式的想像力。尽管拍摄耗资超过预算,但是《根》在电视历史上创下了类似节目收视率的最高纪录。

巴里·迪勒的大胆和创新能力获得了回报。彼时,他已成为派拉蒙电影公司的总经理。

“好莱坞”,几乎是一个无人不晓的名词,这其实是一片林立的电影厂,从卡尔弗城一直延伸到伯班克。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好莱坞全盛期有八大制片厂,派拉蒙就是其中之一。但70年代,派拉蒙正处于历史上的低谷时期,尽管有辉煌的过去,未来却岌岌可危。

1974年,迪勒就任派拉蒙影片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一位观察家评论说,“这个消息给了好莱坞当头一棒,因为迪勒不仅是制片厂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经理之一,还是第一个出身电视业的人。”好莱坞并不欢迎这个回到故乡的加利福尼亚人。

但迪勒很快使人们认识到,他完全通晓这一新的领域。像第一代电影巨头一样,迪勒指挥着制片过程的每个方面,从读剧本,直至监督明星的个人生活。他从第一手经验认识到,事必躬亲的控制直接关系到影片的质量和利润。

迪勒对派拉蒙进行了彻底的改组,他让管理人员回到制片场地,使他们和制片人生活在一起,他命令所有管理人员不能坐等别人提供剧本,必须打电话和独立制片人联系,寻找好的电影构思。他把新剧本和改编小说和喜剧的预算增加了3倍。

迪勒带来了紧迫感和市场意识,这在电视业中司空见惯,但是在电影业中却几乎没有,他还改变了制片厂的市场和发行观念。好莱坞一向倾向于逐步做广告,先在选定地区发行电影,而不是像电视业那样,全面上市。迪勒看来,这种方式已然陈旧,逐步发行会产生电影平庸或失败的说法,并在人们之间流传。而大批量发行则可以使更多的人们亲眼目睹电影,并自己判断优劣。

1976年,迪勒同时在1000个电影院推出《孔王》,结果这一策略大获成功,一部平平的电影成了高卖座片。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