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金斯天王山之战拿下26分13个篮板的两双数据,既是库里最好的帮手,也是勇士单兵防守的核心,可维金斯打得越好,国产品牌匹克反而越尴尬:

因为在总决赛的舞台,作为匹克官方代言人的维金斯,脚上穿的是一双黄色耐克球鞋,而非匹克。

更耐人寻味的是双方对于此事的回应——看似你情我愿,实则却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无奈。

纵观近些年球星的代言之路,国产品牌在球星身上投入都不小,但遇到矛盾和摩擦时,吃亏的似乎都是国产品牌。

NBA总决赛也是运动品牌争奇斗艳的地方。总决赛舞台,库里脚踩安德玛的球鞋,克莱·汤普森和卢尼的球鞋是安踏,塔图姆穿着耐克球鞋,斯马特和格林则分别代言了彪马和匡威。

几乎每个品牌都希望能够在总决赛的舞台拥有更多的曝光,却有一双球鞋颇为另类。

那是一双耐克Kobe AD Exodus,鞋帮却布满黑色胶布,把LOGO贴得严严实实——这正是维金斯的球鞋。作为匹克代言人,维金斯本应该身穿匹克出战总决赛,但他脚上却穿着竞品耐克。

或许是不想引发更大的关注,维金斯选择了一双通体黄色的球鞋,这个颜色正是匹克大三角球鞋中最经典的一款配色。但在网络如此发达的当下,这样的选择与其说是“浑水摸鱼”,不如说是“掩耳盗铃”。

这个突然的变化,甚至让匹克都有些猝不及防。毕竟在匹克篮球的官方微博中,两天前他们还刚刚发布了维金斯穿着自家球鞋打出精彩数据的消息。

但是自从5月10日对阵灰熊的G4之后,维金斯便再也没有换回匹克,一直延续至今。

直到一个月后的6月6日,维金斯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告诉大家不穿匹克的原因:

“所以我的团队和我本人向匹克方面提出总决赛暂时不穿匹克的鞋子。整个过程下来我一直在做沟通,我真的很感激匹克能够理解我的难处,并从比赛角度出发,同意了我的请求。”

“我会永远支持匹克,就像他们支持我一样。我相信你们会很快见到匹克推出AW1(维金斯1代)。”

从维金斯的声明中便能看出,维金斯与匹克仍处合约之中,甚至还有推出签名款球鞋的后续合作。这本该是双方更密切合作的预兆,却被季后赛的“换鞋风波”泼了一盆冷水。

半天不到,匹克也在官方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回应,“对于匹克签约球员维金斯提出的总决赛暂不更换为其打造的全新鞋款的申请,经过与维金斯反复沟通,对于他以球队利益为先做出的决定表示理解。”

“匹克将依据协议条款对运动员未穿着品牌产品上场比赛进行相应处理。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维金斯和他的球队,也预祝他们取得好成绩。”

在互动量常年维持在两位数的“匹克篮球”官方账号下,这条微博涌入了2501条评论,其中点赞数最高的一条评论收获1217个点赞,“一个维金斯至于吗?拿出我们的态度和该有的硬气行不行?”

事实上,这并不是维金斯第一次与匹克之间出现摩擦。早在2021年10月,维金斯便在一场比赛中突然穿上了一双贴标的耐克Kobe 6。

彼时舆论也闹得沸沸扬扬,但匹克并没有正面回应。但网上却流传出了一张匹克内部工作流程文件,上面写道:

“匹克球员服务部收到了维金斯医疗团队的反馈,由于球员脚型发生生长变化,特制的匹克大三角球鞋(鞋码US15)不再匹配,希望可以重新对维金斯的脚进行3D扫描,并根据结果调整全新尺码球鞋,以适配球员要求。”

“物流寄不到,那派个人坐飞机专门送过去总可以吧。”当网友纷纷给出解题思路时,一丝尴尬也悄然而生。

季后赛意味着更高的关注度和更密集的信息轰炸。以维金斯西决隔扣东契奇为例,仅仅这一球便让勇士官方连发10条关于维金斯的推特,其中仅对此次扣篮不同角度的回放就有4次;而这个扣篮集锦仅在NBA官方抖音号上便获得了9万点赞。

可惜的是,在信息疯狂轰炸的各类视频里,维金斯脚下并没有匹克的身影——“好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穿匹克鞋会影响个人发挥和球队利益了。”一位网友如此写道。

这样的负面影响要花多少时间来弥补,结果不得而知。但唯一清晰的是,维金斯事件当中,匹克既丢了面子,也失了里子。

早在2020年12月,维金斯便正式成为了匹克的签约代言人,当时诸多媒体报道,匹克和维金斯签订的是一份代言和奖金相加接近每年100万美元的3+2代言合同。

这份代言合同相比4年一亿元人民币拿下霍华德,安踏十年一亿美元锁定克莱,李宁千万美元+公司股份与韦德签下终身合同而言,性价比十足。

毕竟彼时的维金斯不仅不是全明星,还顶着“高薪低能”的名号来到人生的转折点,勇士之旅在当时只是一段前途未卜的故事。

球鞋合同便能反映一切,当维金斯结束和阿迪达斯5年1200万美元的代言合同之后,他一度处于运动品牌无人问津的“真空期”,这才有了匹克适时介入敲定代言协议。

彼时匹克看中的,是维金斯背靠勇士球队的高曝光,以及“保温杯”、“枸杞哥”的玩梗属性。但随着勇士战绩回暖,维金斯也首次进入全明星,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但双方仍处合同期内,自然要遵循契约精神,因此才会在声明中强调“匹克将依据协议条款对运动员未穿着品牌产品上场比赛进行相应处理”。

只不过国产品牌与国际球员合作时,往往都处在弱势地位——比如早年和乐福签约的361度,仍然允许乐福在比赛中穿着竞品耐克上场比赛。

此前东京奥运会匹克赞助的巴西男足夺冠后本应穿着匹克领奖服上台,他们却清一色身穿耐克球衣,将匹克领奖服别在腰间。

虽然匹克对此进行了抗议,但最终的结果似乎也没有下文,只能在声明中留下一句,“匹克力争展现中国制造品质和大国品牌形象,积极实现中国品牌出海的过程中,也曾遇到不公平待遇。”

相比国际品牌,国产品牌的发展不过20年上下,在国产品牌掀起科技内卷的这几年,产品力的提升有目共睹。

如匹克的“态极”、安踏的“氮科技”、李宁的“䨻”,都成为了各自的主流科技,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同。在亚马逊平台,搭载“态极”科技的闪现1曾一度高居新鞋销量榜的前三位,安踏也在去年反超阿迪达斯成为全球第二的运动品牌。

但在文化积累、营销公关和商业纠纷的后续保障方面等需要沉淀的领域,国产品牌尚且处在“吃一堑长一智”的摸索阶段,往往吃亏后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这不只是球迷口中“品牌能否硬气一些”的选择题,而是一套背后商业逻辑和沟通纷繁复杂的应用题。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