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上午,山东潍坊中级人民法院第七审判厅,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下简称特种纸公司)状告公司第二大股东晨鸣纸业的官司开庭

2009年10月14日上午,山东潍坊中级人民法院第七审判厅,阿尔诺维根斯晨鸣特种纸有限公司(下简称特种纸公司)状告公司第二大股东

的官司开庭。 晨鸣纸业是目前我国唯一同时发行上市A、B、H股的公司,是国内造纸行业的龙头企业,并进入全球造纸行业50强。 特种纸公司是晨鸣纸业与法国造纸巨头阿尔诺维根斯公司(ArjowigginsSAS,世界最大的技术用纸生产商之一,在特种纸行业排名世界第二)在2005年合资成立的,曾野心勃勃的要打造亚太地区最大的特种纸生产基地。 正式投产才1年多,中外造纸两巨头竟走到了对簿公堂的决裂边缘,而其近身“抱摔”也不断上演着。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特种纸公司诉二股东晨鸣纸业的案件为公开审理,《中国经营报》记者现场进行了旁听。 根据原告特种纸公司代表的陈述,2009年7月9日,二股东晨鸣纸业单方面派驻保安人员把守合资公司大门,阻拦公司董事长佟翀和其他几名管理人员进入厂区办公,并阻拦公司客户进入厂区开展业务;2009年7月22日,晨鸣纸业派出的20多名保安殴打特种纸公司采购部长魏志永。 特种纸公司认为,晨鸣纸业的做法严重侵害了其作为独立企业法人的经营管理权,造成公司无法正常运营,形成了损失,要求晨鸣纸业赔偿经济损失555.62万元,商誉损失400万元。 庭上,播放了特种纸公司方提供的2009年7月21日,晨鸣纸业方保安阻拦董事长佟翀和其他管理人员进入的监控录像,并提供了相关照片资料;由于当日事态紧张还报了警。随后,又播放了7月22日早上,晨鸣纸业方保安在门卫室殴打采购部长魏志永,并追打他的监控录像。 代表晨鸣纸业方出庭的是审计部经理、监事会主席高俊杰以及另外一位晨鸣纸业的工作人员。晨鸣纸业辩称:监控录像,只是表明双方僵持在厂区大门两侧,由于没有录音,不能说明就是保安恶意阻拦了董事长佟翀和其他人员进入,监控录像所显示得比较模糊,不能辨认就是晨鸣纸业的保安人员。 对于打人的录像,晨鸣纸业方代表辩称,因为图像不清楚,没有录音,看不清谁打了谁,打到何种程度,出门追赶时也并无直接身体接触,无法了解真实原因。 对于特种纸业提供的企图证明董事长佟翀被保安人员阻拦在门外的照片,晨鸣纸业方代表辩称,由于照片是静态的,无法证明就是在阻拦佟翀工作,“从照片上看,佟翀似乎是在指导工作。”“董事长作为领导,可以在厂内指导工作,当然也可以在厂区门外指导工作。”

事实上,晨鸣纸业和法国阿尔诺维根斯公司的合作曾有一个美好而辉煌的开始。 阿尔诺维根斯公司官方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1492年,已经有五个多世纪的造纸经验,是全球领先的技术用纸和创意用纸制造商,其产品包括欧元钞票用纸、银行支票用纸、高端包装纸、创意纸、医疗用纸、工程描图纸等,在欧洲,美国,南美洲和亚洲地区共建有30多个工厂,年销售额达20亿欧元,总资产9亿多欧元。 据特种纸公司法方代表介绍,在与晨鸣合资建厂前,阿尔诺维根斯公司在上海有一家贸易公司,主要负责销售公司的产品,由于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内地市场的旺盛需求,这种跨洋运输越来越显得麻烦,而且成本高昂。为了满足市场需求,降低成本,公司决定在中国建立一个生产基地。 晨鸣纸业是国内造纸行业的龙头企业,又是在三地上市的公司,得到了法方的认可,加上寿光本地有比较成熟的造纸产业链,综合考察后,法方决定与晨鸣合资建厂,并意图把这家工厂打造成其在亚太地区的生产基地。 晨鸣纸业也需要产品的升级和技术的更新,双方一拍即合,签署了合资协议。 根据合资协议,特种纸项目分两期建设,全部建成后,预计可完成年销售收入12.8亿元,实现利税2.7亿元。 2007年10月28日,双方合资的特种纸公司签约奠基仪式上,除了晨鸣纸业董事长陈洪国,法方公司集团总裁查尔斯哈达利等高管外,寿光市市长刘中也亲自到场。按照规划,特种纸公司总投资资5.9亿元,法方(实际股东为ArjowigginsHKK2,是Arjowiggins在香港注册的全资子公司)占70%股权,晨鸣纸业占30%股权。 然而,这只是一个金灿灿的梦想。双方当初签订的协议很快成了两大股东争议的焦点。

合资初期非常顺利,项目一期2008年1月正式投产。 但被寄予厚望的特种纸生产厂并没有成为“下金蛋”的鹅,反而不断地吞噬着资本金,引发了更多的投入。 截至2009年9月,特种纸公司累积亏损已经达到近1.4亿元,而且从2008年10月份开始,一直处于停产状态。 2009年10月14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这家号称寿光“最大外商投资项目”,要打造成“亚太地区最大的特种纸生产基地”的企业时,占地250亩的偌大厂区内,除了保安和办公室的几个工作人员,看不到生产工人,生产车间一片静寂,连灯光也很昏暗。 车间门外的草地上,几只据说是前总经理于建刚吩咐养的白鹅在路边悠闲地踱步,不时发出鸣叫。据特种纸公司的员工介绍,这片原本用做二期建设的空草地上,一度还养过羊。 但按照原定计划,二期工程在2008年就应该开始投建。2008年5月,特种纸公司通过决议,追加1.67亿元的资本金,用于二期项目的启动,而且据公司副总经理徐新建介绍,当时已经完成了二期项目的初步设计和地质勘探等工作。 事情正是从2008年5月份开始起了实质性变化。 按照当初的合约规定,特种纸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由大股东法方委派。2005~2007年筹建期间由董事长佟翀兼任总经理,2007年12月开始,总经理由法方委派的法籍华人周昱担任。 特种纸公司与2008年年初开始生产至2008年5月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引发了关于公司运营的争议。二股东晨鸣纸业据此向大股东发难,认为大股东派出的总经理不适应本地管理,运营不善,造成了公司巨额亏损(2008年1月~5月亏损3771万元),要求撤换总经理,改由晨鸣纸业委派。 法方股东认为亏损是试生产期间的正常现象,在预料之内,但做了让步,在2008年5月份的董事会上同意由晨鸣纸业委派的于建刚来担任合资公司的总经理。于建刚于2008年5月13日正式上任。 不成想于建刚担任总经理4个月,特种纸公司又亏损了3050万元。法方大股东据此发难,认为于建刚不顾市场情况,盲目生产,造成产品积压严重(库存由3000多吨上升到9000多吨),流动资金紧张,并且指称于建刚在担任合资公司总经理期间,违规从晨鸣纸业高价采购原材料,侵害了公司利益,要求撤换。 2008年9月12日,于建刚辞去特种纸公司总经理职务,由晨鸣纸业委派的另一位董事乔明辉代理总经理。 2008年10月15日,特种纸公司迫于库存压力和资金紧张,加上全球经济形势暗淡,暂停生产。 2008年12月,由于有了新的订单,特种纸公司准备恢复生产,但遭到了为公司供应蒸汽的晨鸣纸业的拒绝,而后,晨鸣纸业又以特种纸公司拖欠电费、蒸汽费为由将公司告上法庭。 经过法庭调解,2009年1月,特种纸公司向晨鸣纸业补交了欠款,晨鸣纸业允诺恢复供应蒸汽。 “但付了钱之后,晨鸣又提出必须先预付一个月的蒸汽款才能恢复蒸汽供应。为了尽快恢复生产,我们又答应了。但当法方派来的技术人员准备开工时,晨鸣又提出必须重新修改蒸汽和电力供应合同再恢复供应,谈判就此破裂。”特种纸公司副总经理徐新建介绍,修改合同需要法国总部的审核,还需要很多手续,至少要一两个月的时间,修改后再供蒸汽,肯定会耽误了订单的生产。法方据此认为晨鸣纸业是故意刁难,恢复生产之事停滞,双方步入僵局。

合资企业不断亏损的现实,搅乱了原来的规划,两大股东也开始交恶。 作为双方合资建立企业的一个友好表示,法方股东的母公司阿尔诺威根斯公司签署了技术服务合同,但法方在给晨鸣纸业提供了技术服务后,晨鸣纸业以技术服务没有效果,没有产生预期效益为理由,拒绝支付相关费用。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合资协议书》第11条规定“乙方(法国阿尔诺维根斯公司)将使合资企业得到特种纸所需的世界级设计工艺和生产技术以及管理”;同时,合约还规定,法方还将派技术人员到晨鸣纸业自己的厂子做技术指导,由晨鸣纸业支付相关费用。 根据合资企业合同,合资企业贷款由股东双方根据投资比例提供担保。 特种纸公司的财务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合资企业贷款2.6亿元,按合同晨鸣应提供相当于人民币7800万元的担保。但是,合资企业要求晨鸣纸业担保融资,屡次遭到拒绝,为了保证合资企业的资金需求,HKK2不得不安排阿尔诺维根斯公司提供了100%的担保。 法方认为,晨鸣的行为已构成了对合资合同的实质性违约,在2008年11月11日,一纸律师函递给了陈洪国,要求履行担保义务,否则阿尔诺维根斯公司有权提起诉讼。 这无疑惹恼了晨鸣纸业,其率先发难,2008年12月,将特种纸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支付拖欠的1300多万元蒸汽费和电费。 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特种纸公司陆续又接到了一些订单,分别于2009年1月、2月、7月向晨鸣纸业提出恢复供应蒸汽的要求,但均被晨鸣纸业以重新签订合同为理由拒绝。公司生产经营全面停顿,工人开始放假。 僵持之下,双方股东2009年2月在上海召开了会议,但对于经营管理权互不相让,谈判破裂,双方商定将特种纸公司卖给第三方,并开始寻找买家,但均未谈妥。 最后根据约定,“原股东可以优先选择以优惠的价格购买合资公司的资产和股权。”晨鸣纸业成为特种纸公司唯一的买家。 2009年4月,晨鸣纸业开价5000万元要购买法方在合资公司中70%的股权,但对于部分设备配件,又产生了争执:法方希望带走,晨鸣希望买下。 合资公司设立以来,已经累积投资3亿多元,设备完好,5000万元能买下外方股权,成为自己的子公司,晨鸣纸业无疑是“赚大了”。 况且合资公司就在晨鸣工业园内,几乎就是晨鸣纸业的子公司的邻居,蒸汽和电力也都由晨鸣提供,生产配合非常便利。 2009年7月,事情突然起了变化。 按照工商登记资料,特种纸公司的大股东是ArjowigginsHKK2Limited(简称HKK2公司),是阿尔诺维根斯公司(ArjowigginsSAS)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 7月1日,法方股东电话会议告知晨鸣纸业,已将HKK2公司的股权全数卖给了基金公司Lilywoods。对于这一做法,晨鸣表示非常不满。在10月14日的庭审上,高俊杰透露,晨鸣发现合资公司董事长佟翀已经从阿尔维根斯公司辞职,新的职务恰恰在这家lilywoods基金公司。 晨鸣纸业怀疑,整个出售是一个有预谋的行为,佟翀联合基金公司买下HKK2的股权,目的之一当然是阻止晨鸣收购特种纸公司。对此,法方回应说,特种纸公司董事长佟翀到基金公司任职是因为这个项目从筹建到生产,佟翀最了解情况,而基金公司需要这样一个人来负责这个收购项目,佟是最佳人选。佟翀有了新的职务,从原公司辞职非常正常。 一家基金公司为何会突然收购一家没有上市的造纸企业?而且身处股东纠葛已经停产近一年?对此疑问,特种纸公司董事长佟翀公开回应说,Lilywoods公司专门有造纸部,计划收购6~7家造纸企业,培育6~7年拿到香港的资本市场上市。 HKK2股权的突然转让,对于已经做好准备低价收购特种纸公司晨鸣纸业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大感意外,向法方抗议,指出根据合约,转让合资公司股权必须经过对方同意,法方此举违反了约定。 但法方解释说,合资合同规定,合资公司股权转让需经对方同意,但没有限制合资公司中法方控股公司的转让权,也没有限制法方转让HKK2公司的任何条款,转让不违反公司合同和中国法律,同时无需事先征得任何人的同意。并已经就此咨询过国内专业的法律机构。 但晨鸣纸业拒绝接受,在14日的庭审上,高俊杰又指出,佟翀已经辞去了在阿尔诺维根斯公司的职务,已经没有资格再担任特种纸公司的董事长。据此,高称,7月21日保安阻拦佟翀进入厂区,并不是非法的,“因为他已经不是董事长,我们不承认。”

经过几轮争斗,双方大股东已经积累了很多矛盾,互相的怨恨也与日俱增。 2009年7月初,特种纸公司原雇佣保安公司的一名保安盗窃了一台存有重要资料的公司电脑。案件很快被侦破,电脑追回,资料也保全了大部。 但据参与协助抓捕的特种纸公司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晨鸣纸业据此认为合资公司“监守自盗”,派出保安,以“保全自己财产为由”,占据了厂区,直到开庭审理时仍在持续。 记者从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特种纸公司诉讼晨鸣纸业的传票8月29日送达了公司。但未见晨鸣纸业上市公司发出关于这则诉讼的公告。 在晨鸣纸业的财报中,特种纸公司被列为“联营公司”,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09年半年报显示,特种纸公司亏损3136.81万元。 现在,不能进入厂区上班的特种纸公司管理人员在公司旁边租用了另一家公司的办公室临时办公,通过窗户望出去,就是他们原来的办公楼。 在双方股东纷争期间,法方股东多次向山东省商务厅、寿光当地经贸局等管理部门反映情况,政府部门也多次批示,派人调查调解,但并没有对消除两者的纠纷起到实际效果。 晨鸣纸业是寿光市重点扶持的企业,为当地贡献的税收占据财政收入的很大比例,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晨鸣纸业又新征了土地,准备投建一个新的大项目。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传动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中国传动网(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中国传动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为落实国家确定的发展新能源汽车的目标,国内前十位整车企业已签署《电动汽车发展共同行动纲要》。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