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奥尔科特来到欧洲大陆。他在后来的两个年头里,足迹踏遍了15个国家,为卡勒姆送回去许许多多民间故事片、剧情片和游记片。他来到耶路撒冷,这时他创作了堪称为他的最佳作品的《从马厩到十字架》卡勒姆公司的人们看到这部宗教片时,都叫苦不迭,因为他们肯定宗教片赚不到钱。他们对奥尔科特甘冒这种危险,花去了大笔资金,十分生气,便迫使奥尔科特辞职。影片上职演员表全被删去,影片的宣传工作也停了下来。但是,这部影片在试映几次以后,却得到了一片赞美,卡勒姆公司便决定发行此片。美国评论界一致称赞奥尔科特的作品。史蒂芬·布什在1913年3月的《电影世界》中写道:“对导演这个作品的杰出大师,我只能停下笔来对他的卓越可敬的精神表示钦佩。”

W.H杰克逊在同一刊物中宣告:“电影的杰作终于出现了。”在英国,《从马厩到十字架》在宗教方面引起了一场争论,据说争论与在英国建立影片审查制度有关。这部影片受到教会和公众的谴责,同时也得到教会和公众的赞扬。英国的文人学者为影片也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英国王后大戏院连续上映这部影片达8个月之久,它的观众休息室里悬挂着伊斯拉尔·赞格惠尔对影片的评语:“艺术的胜利,电影达到了真正目的。”这位著名作家的这句评语有助于平息大多数人的抗议。1913年问世的《从马厩到十字架》,是大家讨论最多的影片之至今仍用6毫米胶片继续发行上映。

奥尔科特回到美国,在自己的制片厂里拍摄了两部影片:一部是南北战争的正剧片《南部联邦的女儿》,另一部是探讨精神的某些现象《催眠术师的魔力》。这两部影片都在当时电影事业经常发生变化的混乱当中遗失了;那时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故事片上但是深藏在奥尔科特作品背后的那种进取热诚仍然没有减弱。奥尔科特的合作者金·肯蒂尔怀着崇敬的心情回忆他。这位被大家公认为仅次于非凡的格里菲斯的奥尔科特突然从电影世界完全消失了。多年以后,直到1920年,他才再次露面,出任威尔·罗杰斯最逗乐的喜剧片之一的导演,片名为《抓抓我的背》他再度跃居到显要地位,麾下有战后时期一群重要的明星。他指导他们拍出的影片,有一些是当时最杰出的作品。

如马里恩戴维斯演出的《古老的小纽约》(1921),乔治·阿利斯的《虎口余生》1923),格劳丽亚·史璜逊的《蜂鸟》(1923),波拉·尼格丽的《西班牙》(1923),鲁道尔夫·范伦铁诺的《风流贵族》(1924,又译为《塞维尔的理发师》。所有这些影片,同奥尔科特的第一批短剧一样,都有着清新的地方气氛和色彩。一1927年,奥尔科特已成为美国10名最高级位导演之一时,他离开美国,受聘为英国英狮电影公司生产部门主任。等到1929年有声影片开始普及时,他又退出电影事业。究竟是为了长期退休,还是在革新面前作短暂休整,这件事一直无人知晓。无论怎样,在美国电影的两个形成时期当中,西德尼·奥尔科特对于电影艺术一向是严肃、真诚作出贡献的人,是有个性、有功绩的导演。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