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音乐史上用交响乐来描绘战争的乐曲屈指可数,有名的包括贝多芬根据1813年英国威灵顿公爵在西班牙维多利亚盆地击败拿破仑哥哥约瑟夫·波拿巴(当时的那不勒斯国王、西班牙国王)率领的5万军队而作的《威灵顿之役》(又译作《战争交响曲》或《威灵顿的胜利》),柴可夫斯基以1812年俄罗斯将军库图佐夫率领20万俄军击败拿破仑60万大军的《1812序曲》,以及弗朗茨·李斯特从考尔巴赫壁画《匈奴之战》获得灵感创作的同名交响诗。

威廉·冯·考尔巴赫1805年生于德国沃尔德克,先后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和慕尼黑美术学院学习,其画风颇受阿尔布雷希特·丢勒、汉斯·荷尔拜因和马丁·松高尔的影响。

据古罗马史籍记载,公元374年左右,一支来自亚洲的游牧部落大军自东向西越过伏尔加河和顿河,一路横扫欧洲东部。公元5世纪这支令欧洲人闻风丧胆的大军越过多瑙河进入罗马帝国东部。考尔巴赫的壁画《匈奴之战》创作于1850年,描绘了公元451年6月,匈奴人在国王阿提拉率领下与罗马将军埃提乌斯和西哥特国王联军在法国香槟沙隆地区进行的一场惨烈战斗。这场战斗最终以罗马大军取胜而告终。

考尔巴赫这幅画没有拘泥于地面战争,而是在描绘地面双方战士血腥缠斗的同时,把战争引申到天国,天空中一位断了左腿的士兵仍在挥剑砍杀,他的上方,是一个手握十字架长矛的战士正在刺杀士兵。那里不仅仅有身体的肉搏,还有灵魂及信仰的博弈。

弗朗茨·李斯特1811年出生于匈牙利雷汀,幼年即被称为音乐神童,9岁时就举行了第一场个人钢琴独奏音乐会。1821年他到维也纳师从萨列里和车尔尼学习音乐,不久即在欧洲各地巡演。交响诗《匈奴之战》作于1856年至1857年间,1861年发表,是李斯特所写13首交响诗中的第11首,其时他正任魏玛宫庭乐长。李斯特晚年因为与卡罗琳·维根斯坦公主的婚姻遭到教会和沙皇的阻挠而破灭,迷茫无措了很长一段时间,随后成为一名神父。

据说他很看重考尔巴赫的系列壁画,准备根据他的壁画创作《尼禄》《耶路撒冷的毁灭》《巴比伦之塔》以及《希腊的荣耀》等管弦乐作品,但最终只写了《匈奴之战》。写完这部作品后,李斯特将它题献给心爱的卡罗琳·维根斯坦公主。

这部交响诗画面感极强。乐曲一开始是大管低沉的旋律,象征匈奴大军来袭,躁动不安。几小节后弦乐与铜管加入,节奏加快,大军开始在战场上奔突厮杀,弦乐组始终以快速模进的旋律作背景,长号圆号以及小号间或加入,突出战场上的惨烈搏杀气氛。这段描述战争的旋律约7分钟,占这部长15分钟的交响诗一半篇幅。随着响亮的铜管奏出胜利凯歌,罗马大军取得了胜利,乐曲也进入抒情的第二部分。

据说李斯特原本想用宏大的合唱来表现罗马军队的胜利,但他还是采用了教堂常用的管风琴来咏唱胜利。他曾说:“这幅画作蕴含了十字架的凯旋……我把画中的流星与太阳之光带入音乐,尾声由管风琴演奏的天主教圣歌‘忠诚的十字架’旋律中和而为一。”管风琴轻柔的圣咏宁静清澈,在穹顶中回荡,与前半部分激烈的对抗形成鲜明对比。乐队一声响亮的全奏打断了管风琴的吟咏,象征教堂外欢庆人群的喜悦。随后双簧管、长笛、大提琴加入吟唱,赞歌式的优美旋律让人远离战争杀伐。在乐曲最高潮处,管风琴再次加入,这次不再是低声吟唱,而是辉煌进入,与乐队形成巨大共鸣。(雷健)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通过实施有效的疫情管控措施,率先在经济上实现复苏。与此同时,一系列超常规政策的出台也为经济复苏提供了重要的外部力量。

“十四五”时期,交通运输行业要立足新发展阶段,以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为目标,推动交通高质量发展,大力推进交通运输的一体化、数字化、绿色化发展。

通过对标高标准的数字贸易规则,一方面可以为中国数字贸易发展提供新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为中国参与数字贸易国际规则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把握主动权和线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