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文明建立在煤炭之上,比我们所意识到的更加彻底,除非你能停下来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我们的生活离不开机器,机器的制造也依赖于机器,而这全部都直接或间接地依赖于煤矿。

在西方世界的新陈代谢机制中,煤矿工人的地位仅次于耕种土地的农民。他们就像一根肮脏的柱子,承托着一切不脏的东西。因此,如果你有机会而且不嫌麻烦的话,了解挖掘煤矿的过程是挺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看着矿工们工作,你会意识到,原来人与人的世界是如此不同。许多人的生活非常轻松,对在矿井下挖煤的工人们所生活的世界一无所知。或许,如果可以的话,大部分人会选择对矿工的世界充耳不闻。

但是,这个世界是我们在地上所生活的世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情,从吃冰淇淋到横渡大西洋,从烤一片面包到写一篇小说,都与煤矿直接或间接有关,

和平年代的一切艺术都需要煤矿,而一旦战争爆发,对煤矿的需求就更大了。在革命年代,如果没有矿工的辛劳,革命也会被迫停止,因为革命势力和反动势力都同样依赖煤矿。

无论地上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挖煤和运煤的工作都不能中止,即使被迫中止,时间也不能超过几个星期。

为了让希特勒能巡视军队的正步阅兵,让教皇可以谴责布尔什维克主义,让板球比赛的观众能在伦敦球场看比赛,让浪漫诗人能酬唱应和,煤矿必须随时保持供应,但大体上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们都知道煤矿必不可少,却很少或从来不记得挖煤意味着什么。我正坐在煤炉边,舒舒服服地边烤火边写字。如今是四月了,我仍得烤火取暖。每半个月,运煤车会开到我家门前,穿着皮上衣的工人用麻袋将闻起来很像焦油的煤块搬进屋,塞进楼梯下面的储煤间。

在极罕见的情况下,我得努力去想,才会将这些煤块与远方矿井下的劳动联系起来。他们只是我已经习以为常的煤块,从某个神秘的地方运来的黑色物体,就像天赐之物,只是你得花钱才能买到。

当你开车穿过英国北方,你或许从来不会想起在马路下面数百英尺深的地方,矿工们正在挖煤。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矿工们的努力让你能开车代步。就像鲜花离不开地里的根一样,我们在地上光明的世界离不开矿工们那个昏暗灯光下的世界。

当然,大部分时间里,我们会选择忘记矿井里所发生的一切。所有的体力劳动都是这样,我们依赖他人的劳动而生存,而我们对这一切熟视无睹。

矿工们有资格作为劳工界的代表,不仅因为他们工作非常辛苦,而且因为他们的工作对我们的生活如此的必要,却又远离我们的生活经验,如此不为人知,我们总是忘记他们的存在,就像我们忘记了身上血液的存在一样。

看着矿工们工作,我们会感到羞耻,因为你会怀疑自己作为知识分子和上等人的身份,当你看着矿工们时,你会意识到,正是他们挥汗如雨的劳动才使得上等人能过上优裕的生活。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